87小時救援晝夜不停,創造生命奇跡!通道打通 12名工人自行爬出地洞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張德付第一個爬出,隨後被救援人員用擔架抬出 本報記者 王強 攝
  做好最後的準備,營救被困工人 本版圖片除署名外 本報記者 王強 攝
  央視記者在微信朋友圈的圖片:一位被困人員用手機為11位工友拍照,看起來還不太熟練,沒拍全,5日早晨通過給養通道傳回來的
  隧道內,被困工人出來後,醫生第一時間上前查明情況
  得知被困工人被救出來,工友們高興得直鼓掌
  被困工人獲救後被送到醫院
    身體健壯的在前探路、弱的在中間,最強壯的在最後
    一個一個從洞里依次爬出,隨後被救援人員抬到救護車上,簡單檢查、輸液,送往醫院
    15時08分,第一個受困人員獲救;15時30分許,最後一位被困工人被救出
  這幾十個小時,他們是怎麼撐過來的?
  第一個獲救者張德付這樣回憶……
  2日凌晨:
    “轟”的一聲巨響,隧道塌方了。當時還有電,能看到石頭嘩嘩往下落;不過隨後停電,只有車燈在亮
  被困之後:
    意識中的“第一天”,車燈不亮了。大家互相聊天討論,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獲救;有人不時按車喇叭,希望有人聽到;有人大聲喊叫,也沒有效果意識中的“第二天”,大家都不敢說話了———因為已經沒有了力氣。大家聚在一起,距離不太遠,互相打氣
  3日中午:
    大家聽到了鑽頭的聲音。有人大聲喊,有人按喇叭,但沒有回音。鑽頭破石而入,他們找了塊紅布,用鐵絲綁在了鑽頭上
  4日下午:
    “給養管道”打通,對面傳來了喊話聲。管道開始輸入了各種食物。張德付共喝了4次小米粥,吃了6個雞蛋、兩根火腿腸、一個麵包、3根香蕉
  5日下午:
    在通道快要挖通前,他不時將耳朵貼在斷面上,聽挖掘的聲音。快要挖通的時刻,他動員大家一起搬石頭:兩個人一起搬,終於將一塊大石頭搬走
  A02版~A03版
    4月2日零時40分,吉圖琿客運專線小盤嶺隧道塌方,12人被困
    4月3日下午,生命通道打通,能聽到被困人員敲擊給養管的聲音
    4月4日13時55分,套管打通,與被困工人對上話,12名工人全部存活
    4月5日15時30分,12名被困工人全部獲救,無傷無恙
    昨日15時30分,吉圖琿客運專線小盤嶺隧道塌方事故現場被困的12名工人全部被成功解救出來!工人們從小導洞里自己走出,隨後立即被救援人員抬到救護車上,送往醫院進行救治,他們沒有受傷,身體都很健康,目前在醫院靜養。
    副省長谷春立在救援成功後的現場指揮部最後一次會議上,高度評價此次救援創造了一起科學決策、安全營救的成功的救援範例,救援中展示出來的美好的精神、出眾的智慧、出色的辦法值得所有人學習。
  小導洞挖到19米遭遇大石頭
    昨天的救援工作仍然按照之前定下的兩套方案同時進行,隧道進洞方向左下方的小導洞繼續採用人工鑿岩的傳統方式向里推進,同時使用大型機械設備向裡面推進820毫米的大型逃生鋼管。
    在小導洞的挖掘上,工人們採用的是最原始的手刨肩扛的方式,因為小導洞高只有1.7米,寬不到一米,只能容納兩名工人同時作業,這裡兩名工人用手提式的風鎬破拆遇到的岩石,後面工人排成長長的兩隊,用簸箕把落下來的石頭碎塊和泥土搬運出去。每兩個工人一班,每個小時換一班。
    從昨天上午開始,傳統的小導洞方式,在經過幾天操作後越來越快速。但到了昨天10時45分,在小導洞挖掘到19米時,前方遇到一個大石頭,巨硬無比,工人們開鑿得相當費勁。這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擔心起來。
    到12時,小導洞打通到19.2米,一個多小時才朝里推進20釐米,要打通一個直徑100多釐米的大石頭要多久,大家都焦慮起來。
  聽到被困人員聲音 決定改挖地洞
    又經過一段時間鑿石後,從套管里傳出了被困人員的聲音:我們聽到你們鑿石頭的聲音了!
    這消息讓現場救援人員驚喜萬分,現場工人立即停止一切作業,隔著大石頭朝裡面喊:有人嗎?能聽見嗎?
    裡面傳出被困人員響亮的回答:有!能聽見!這回答讓現場所有人備受鼓舞,在場專家根據情況判斷大石頭距離裡面很近了,用風鎬繼續開鑿很慢,於是改變方案,將大石頭固定住,改成挖掘石頭下麵通道的方式儘快和裡面連通。
  水流衝出地洞 工人從洞里走出
    工人們立即固定大石頭,挖掘石頭下麵的泥土,一筐一筐地往外運送。15時許,正當大家奮力挖掘時,被挖掘的小坑裡突然衝出一股巨大的水流,前面兩個工人一下被衝倒,一直在現場指揮救援的中鐵十九局有限公司董事長葛永利看見後馬上大喊:撤!趕緊撤!
    在場人員馬上都朝外面跑。但是,片刻之後,水流就淌完了,這時葛永利第一個跑進小導洞,他發現水流竟然將大石頭下衝出了一個大洞,這個洞的大小,足夠容納一個人出入。他朝裡面喊,快出來!片刻之後,40歲的湖北十堰人張德付(此前報道為張德富)第一個從隧道裡面爬了出來!
    當他奇跡般出現在大家面前時,在場救援的工人都沸騰了,葛永利立即和旁邊工人一起抬起他,朝外面走。葛永利一邊走一邊大喊:出來了,出來了!
    這時外面的中鐵十九局宣傳部長王躍立即衝過去從葛永利手中接過張德付,把他送到一個安全地點。
  12名被困工人自行爬出地洞
    大家立即給一直等待在外面的救援人員打電話,12台早已準備幾天的救護車飛速開到隧道里。這時,裡面的被困工人在帶班班長小李的指揮下,按照身體健壯的在前探路、弱的在中間,最強壯的在最後的原則,一個一個從洞里依次爬出來。每一個被困工人都是自己爬出地洞,隨後被救援人員迅速抬到救護車上,在進行簡單檢查、輸液後,立即被送往醫院。
    據在救援現場目睹工人被救過程的延邊州政府秘書長費立發介紹,工人們都是自己走出來的,身體看著都不錯,他詢問了其中三個工人,“怎麼樣?”工人回答,“沒事”“挺好”。
    15時30分,最後一名被困工人從隧道里鑽了出來。葛永利又衝上前去抬他,一邊抬忍不住一邊喊:最後一個啦!
    這時,在場的所有工人再次沸騰起來,歡呼聲、掌聲長達幾分鐘。這名工人被順利抬上救護車,這次救援成功結束了。
  ■記者親歷
  這不僅是救援 更是一場戰鬥
    5日15時許,小盤嶺1號隧道救援指揮部前,本來還一片寂靜。究竟何時能夠挖通小導洞,各種猜測紛紜。有的說需要8小時,有的說4小時,大家都在等待。
    忽然,就在15時5分許,似乎一陣風,大家都忙亂了起來。很多車輛往隧洞內沖,救護車、警車也動作起來,傳遞著一個信號:人出來了。
    記者乘坐其中一輛車,進入隧道內部。近1100米的路上,到處是積水。隧道北側上方有一根直徑60釐米左右的大管道,是通風管。北側及南側的下方各有一根直徑10餘釐米的金屬管,是排水管線。
    大約每隔10米就有一個交警,負責疏導車輛。不算明亮的光線下,到處都是匆忙的身影與車影。靠近斷面一側,約隔10米處,聚集了很多迎接遇險工友的人。維持現場秩序的警察用身體排成隔離帶,將人群擋在身後,保障救護車通行道路。
    斷面位置,很多搶險人員在現場忙碌著,做著最後的準備。
    此時,隧道內的氣氛高度緊張。對講機的呼聲,救援人員的溝通,工人的討論,警察維持秩序的聲音,全都透著難以壓抑的激動與興奮,讓每個人無論做什麼都會加快速度。記者都能明顯感受到自己砰砰的心跳聲。
    忽然,有人喊了一聲“好!”大家鼓起掌來,一名被困者已經被抬了出來。6名身著橘色制服的營救人員將一名男子抬了出來,旁邊有人幫忙,呼叫著,快速前進,將其送向救護車。救護車慢慢加速,往隧道外行駛。
    此時的隧道內,氛圍仍是緊張熱烈。一個很強烈的感覺是,這不僅僅是救援,更像是一場戰鬥。
  本版稿件本報記者 李洋 楊威 張驍
  爭分奪秒87小時
  2日零時40分
    吉圖琿客運專線小盤嶺隧道發生塌方事故,12名正在進行噴漿作業的工人被困隧道裡面。
  2日早6時
    國家、省、州各路專家齊聚事故發生地點,探討如何在不發生次生事故的情況下,科學安全儘快把被困工人救出來。
  3日下午
    在12名工人被困36小時後,塌方現場終於傳來好消息:給養管施工取得突破,生命通道已經打通,能夠聽到被困人員敲擊給養管的聲音。為快速打通生命通道,鐵路部門研究制定了兩套方案。
  4日上午
    經過專家論證,救援人員決定開始實施第三套救援方案:使用大型機械向裡面推進粗鋼管,這個鋼管的直徑大,能夠容納一人從裡面逃生。
  4日11時許
    兩輛大型牽引車趕到現場。其中一輛載著一根粗管道,另一輛載有一臺液壓千斤頂。
  4日13時55分
    套管打通,和裡面工人對上了話,12名工人全部存活!身體健康狀況良好!不久,工人們遞出來第一張紙條:“我們很好,要吃的,要煙”。
  4日晚
    在救援人員給被困工人送了3次小米粥後,裡面傳出第二張紙條,上面寫著:“送點雞蛋、火腿腸、雞腿,多送點,不夠吃。”
  5日上午
    兩套方案同時進行,小導洞繼續採用人工鑿岩的傳統方式向里推進,同時使用大型機械設備向裡面推進820毫米的大型逃生鋼管。
  5日12時
    小導洞打通到19.2米,套管里傳出了被困人員的聲音,營救方式改成挖掘石頭下麵通道,儘快和裡面連通。
  5日15時許
    被挖掘的小坑裡突然衝出一股巨大的水流,將大石頭下衝出了一個大到足夠容納一個人出入的洞。
  5日15時08分
    第一個受困人員被救出。
  5日15時30分許
    最後一位被困工人被抬上救護車。至此,歷時近87小時,12名被困人員全部被救出!
  (原標題:通道打通 12名工人自行爬出地洞)
創作者介紹

木紋

lq46lqob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